·河南省政府 ·河南省人大 ·河南省政协 ·河南文明网
河南省重点新闻网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风云人物 | 法制视点 | 消费权益 | 安全生产 | 百姓留言 | 记者观察 | 文化娱乐 | 医疗卫生 | 电子报刊
地市频道: 郑州 | 许昌 | 漯河 | 安阳 | 鹤壁 | 濮阳 | 济源 | 焦作 | 商丘 | 开封 | 三门峡 | 洛阳 | 平顶山 | 周口 | 驻马店 | 南阳 | 信阳 | 新乡
征稿启示  [2015年02月24日]
  位置: 河南经济与法制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河南新蔡贫困村扶贫被指问题多 村领导称能做到五五开都不错了
 更新时间:2017/12/13 9:22:57  点击数:53235
【字体: 字体颜色


来源:法制与社会

新蔡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也是河南省委、省政府确定今年要脱贫摘帽的四个县之一.资料显示,2016年以来,新蔡县先后三次组织县乡村三级干部开展大规模的精准识别“回头看”活动,按照“一进二看三算四比五议六定”六步工作法,对全县农户进行不漏村不漏户的排查走访和逐户算账,新蔡县尚有34个贫困村,未脱贫人口11062户,脱贫攻坚任务繁重;然而记者近日在贫困村新蔡县关津乡张大庄村委走访时部分群众反映脱贫攻坚中存在识别不准、帮扶不实、扶贫户和低保户不透明和危房改造走形式,水泥一扣都碎,房顶露天甚至被脱贫等问题,群众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该村委领导及关津乡党委政府领导又是何态度?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反映】孙子患白血病近五年,花了几十万,每月检查输血一两万元,每天中西药搁一块90多元,红细胞移植配型好又得50余万元,泥巴房子漏雨快坍塌,救助的钱没弄一点

关志前,张大庄村委关庄人,52岁,两女一男,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和媳妇离婚,大孙子关晋哲二岁多时候患白血病,至今已近五年,记者拨通关志前电话的时候,他刚从郑州给孙子看病回来,“去了几天,已经花了两万多了,哪一个月补血都得一两万元,就是不去医院,在家每天中西药搁一块都得90多元,咋弄啊。”关志前说,为给孙子挣钱看病,他在郑州打工,儿子在新蔡打工,儿子的房子也卖了,家里唯一的房子是泥巴房子,下雨漏的都快坍塌了,他多次给村委会计打电话或上门反映困难,儿子也找了他几次,可至今没得到救助(唯一的救助是一份低保,孩子户口不在该村,低保是今年8月份才在孩子户籍地办理的),“我去找村委会计,会计说‘你不在家,谁给你弄?我就问会计,小孩的病那样我咋能在家呆着啊!大队里的人不是都知道我小孩� �病?会计却说,‘是知道啊,可你家没人咋给你弄?’事实上我每月都给会计打几次电话,两家离得近,我回来还找过他几次。”

巨庄姚春红一家也是比较困难的。姚春红40多岁,早期经常喝酒导致精神异常,四处流浪很少回家,没吃的就偷人家的,三番两次监狱。妻子离婚,撇下两个孩子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一儿一女,女儿13岁,儿子10岁,都在上学。姚春红的母亲张世芬75岁,偏瘫才好,走路一歪一斜,平时每天都要服药,独自帮姚春红带孩子,张世芬说最近才找人办了个低保,“今年他们才给我弄了个低保,我还没见钱啥样呢。”张世芬说,儿子姚春红脑子喝酒喝坏了,控制不住自己,这几年很少见到他,“不知道孩子啥样,他也没回来过,我给他联系不上,他又进(监狱)里了,没吃的就摸人家。就有一次是今年8月1日他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他给我说‘我今天才从监狱出来’,没过两天,公安局的人来我家说他又进去了。”

一 :关庄万秀兰、关志中、关志友、关志清、关振景、关小南、李小剑;花园村李翔;张小庄村张明义、张明荣;梅庄关秀英;巨庄万大志、梅天勇等反映自身经济困难、房子塌陷漏水以及旧房改造中存在弄虚造假等问题。



关庄万新兰75岁,一儿两女,住的是墙体已经裂缝的土房,“儿子腿碰住了,腿下的钢板,儿媳有精神病,平时吃饭还要万新兰喂,现在也分开了;两个女儿都出嫁了,二女儿精神也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把我的锅都砸烂了,”万新兰说,她老伴死得早,本人有冠心病和心脏病,腿有关节炎天天肿着,成天都是住院,“俺也不知道村里谁吃低保,谁是贫困户?我一身病啥照顾都没有,找村干部多次,每次都说记住了记住了。”

关庄关志中63岁,老伴张秀琴64岁,每天都要服药,一儿两女,和儿子同住一套砖瓦房,还漏水严重,下雨房顶塌陷砸住人了,村委派人进行危房改造,维修后还是露天,明显弄虚作假,“房子漏水严重,一下雨得十来个盆子接水。修房子的人修了两个上午,第一天上午四个人,第二天上午是三个人,拿一点烂黑牛毛毡,倒倒瓦,这挪那,还是我们自己房顶的瓦。你看看,这修的啥房啊,还是露着天。”关志中说,自己是个老农民,他也不知道谁家是贫困户,谁家是低保户,“又是老百姓嘛,给你了你都要,不给了你都不要。”

关庄关雷红40多岁,关雷红父亲是老共产党员,走得早;母亲90余岁。关雷红大哥2003年因外出务工出事故死亡,自己媳妇也死了,后来就和嫂子生活,关雷红说,“给大哥看病欠了不少钱,后来大嫂也不知去向了,留下1个孩子,现在我需要抚养3个孩子和一个老人。”村民说,“90多岁的老人还得带俩小孩,他家是村里最穷的,穷的棒棒的,全大队都没他穷,三间瓦房,贫困户、低保户都没有,乡里县里都反映过,今年才弄了个低保,也不知道拿到低保钱没?”

关庄关志友也是和儿子儿媳只有一处房屋,房屋漏水严重,室内到处是水泡过的痕迹,屋子里摆满了盆盆罐罐,也找村委反映多次,“房子盖的早了,漏的没法住,仅有的四间房,只有儿子住的还不太漏。儿子儿媳在外面打工,我在他们房间住他们都回来,就没法住了。给村委领导反映过,领导说你有吃有喝都去球。”关志友说,家里也没啥收入,儿子打工也是够他们和孩子花销,地里的玉米到现在还在地里长着耕地是洼地,一直被水跑着,玉米绝收,小麦没法播种。

关庄关丹丹是个孤儿,20岁左右,今年才从学校毕业。幼年时候父亲死亡,母亲改嫁,她一直跟着姑姑生活。关丹丹之前一直上学,家里房屋坍塌,也没住的地方。她的姑姑说,曾多次找村干部,但至今没有得到政府任何照顾,“村委领导说我没连续找他,后来又说忘了。追问的多了,又说是个女的,不符合条件。”

关庄关志清70多岁,儿子离婚,父子俩生活,房子是石棉瓦顶。

关庄关振景80余岁,儿40多岁,至今儿子单身,瓦房。

关庄关小南,五保户,反映“政府投资给其盖的房子质量差,水泥一扣就掉,门头窗户过木都是自己买的,长8.8x5(米)”。

关庄李小剑40多岁,终身残疾,砖瓦房,7口人,两儿,大的14岁,住四间房。

花园村李翔,残疾,三个子女,二女儿有病。

关庄关光明,五口人,乡里兜底户,房子土房露天,“五口人说给我盖48平方米,咋够住,我不同意,到现在没盖。村委说上一批没有,让我等下一批。前几天开会说,我已经脱贫了。”

张小庄村张明义所住房屋为几十年的三间砖瓦房,“上面漏着天,四圈用木棍顶着”,小儿和父母同住,找过村委多次,都说不符合。去年找村委干部说晚了,今年再找村委干部又说晚了。“这月初,听说省里要来检查扶贫情况,乡干部提前来村里搞‘模拟检查’,问我‘满意不?‘,我说‘不满意’,第二天村干部直接找到家,追问我‘啥意思?’。”张明义说。

张小庄村张明荣,70岁,两个儿子,小儿是两层楼房。张明荣住的是三间土房,张明荣说,“乡里干部给我要2000元才给我修房,我去哪弄钱啊?”

梅庄关秀梅,土房子裂三四十厘米宽口子,”找村干部说好多次,到现在啥都没照顾”。



巨庄万大志,危房改造,“只换了几片瓦,铺上一层牛毛毡”

巨庄梅天勇,危房改造,“维修房子,倒了几片瓦”

二 :村民反映关庄关永昌、关五兴、关学兰、关国忠、关刘敏、王世坤;花园村李天付、李世平妻子、李世俊;张大庄村张书童、张永继、张希德、张二民;张小庄村张小狗;梅庄梅大红、梅白民、梅小春、梅反修、梅贵贤、梅大红的弟弟、梅中杰、梅勇、梅贵继、梅斌、梅贵金;宋庄小旺的孙、宋辉;后李村前进等存在精准扶贫识别不准,经济条件好反而得到各种扶持扶贫等问题。

关庄关永昌吃低保多年,村委领导亲戚,有三层楼房。

关庄关五兴三个女儿,吃低保多年,村委领导亲戚,住房为瓦房,年纪轻轻,没负担。

关庄关学兰,一直负责村委干部吃饭用餐。原先关学兰所住房屋为砖瓦房,屋内吊顶装饰等。最初夫妇二人均享受低保,精准扶贫开始后,又享受贫困户所有扶持政策。

关庄关国忠,贫困户。买了4只羊,手续办好之后卖了。后来上级来复查,又买了四只羊,复查过后,又把羊卖了。小孩没上学,照样领取贫困补助。

关庄关刘敏有两层楼房,三个小孩,一个打工两个上学,享受贫困户。

关庄王世坤,两儿都是三层楼房,却享受低保。

花园村李天付,村委领导亲戚,老婆偏瘫,夫妇二人都有低保。

花园村李世平,村委领导亲戚,儿子有车,李世平妻子享受低保。

花园村李世俊,村委领导亲戚,他妻子和儿子媳妇均享受低保,儿媳妇以精神病为由办的低保。

张大庄村张书童三层楼房,在外地买有住宅,享受贫困户和危房改造政策、

张大庄村张永继有小车和铲车,享受贫困户政策

张大庄村张希德有三个儿子,其中有二个儿子三座楼,张希德享受贫困户政策。

张大庄村张二民有楼房,享受种植户、养殖户、危房改造等贫困户扶持政策。

张小庄村张小狗,儿子有车,住平房,孙子上学享受贫困户补助。

张小庄村张明荣,70岁,两个儿子,小儿是两层楼房。张明荣住的是三间土房,“乡里干部给我要2000元才给我修房,我去哪弄钱啊?”张明荣说。

梅庄梅大红在新蔡经营贩猪卖肉生意,县城有房子,他母亲享受贫困户政策扶持,还以单身汉梅建立名义在河沿盖房。

梅庄梅白民拥有六间楼房,享受贫困户照顾,借羊领取养殖补贴。

梅庄梅小春有小车和联合收割机,享受贫困户照顾。

梅庄梅反修借猪领取补贴,四只羊补助5000元,4头母猪补贴10000元。梅反修养殖补贴手续刚办好,补贴款还没到手,借的猪、羊就还给人家,其余的卖了。



梅庄梅大红的弟弟开宝马车去村委领取贫困资金和物品。

梅庄梅勇、梅贵继、梅斌、梅贵金房子原本不是危房,为了套取危房改造资金,扒了盖,改造后面积超出规定面积,房子都盖十多米宽。

宋庄宋小旺两层楼,一儿在外打工,低保贫困户都有。

宋辉,50余岁,两女一儿,村委领导亲戚,享受贫困户待遇。有葡萄园、鱼塘和羊圈猪圈七、八间,养殖几十头羊,有昌河车一辆,之前把老房子以几万元价格卖给宋大成。利用危房改造机会,把在村委任职的弟弟老房子扒掉,建起四间主房、边房两间和大门。后因被举报,贫困户被关津乡政府取消。

后李村前进,2016年在巨庄后面购买两层楼房,夫妇二人身体健康,有劳动能力,但确实兜底户。

【回应】精准扶贫,在新蔡县谁也达不到百分百精准,新蔡谁也达不到这个水平。我们(村)有三千多人,998户,我不可能每户都摸清。我这支部书记要求不高,能做到五五开就不错了

符合低保和贫困户家庭的没被照顾到,不符合的却享受到低保和贫困户待遇,村民们以上反映的是否属实,张大庄村委和乡镇党委政府领导又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带着这些问题,经过宣传部领导一番电话联系后,记者于11月22日上午在新蔡县委宣传部见到了张大庄村委支部书记宋斌。

对于记者资料中提及的张大庄村委部分村民反映危房改造中出现弄虚作假,真正的危房没得到改造;不符合条件的却得到补贴或维修。宋斌解释说,“危房改造每户不超5千元,建房3万;住建局和乡党委负责招标,中标公司负责维修,住建局验收,和我们村委没任何关系。施工队建的房子,没通过验收,一分钱没有,全部是垫资,是大包,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就是建好一推就倒,也和我们没关系,各乡各村找公司,情况不一样。具体到我们村,哪家公司负责维修我也不清楚。跟村里和乡里都没关系,第三方负责验收。”

而对于有群众反映精准扶贫识別不严?宋斌回答说,“我可以这样说精准扶贫这一块,我对他们庄还是了解的。”

记者接着将关庄万秀兰、关志中、关志友等反映自身经济困难、房子塌陷漏水以及旧房改造中存在弄虚造假等问题,反映关庄关永昌、关五兴、关学兰等存在识别不准,经济条件好反而得到各种扶持扶贫等问题一一反映给宋斌书记。

宋斌书记说:“三妮(万秀兰)我知道,她闺女嫁到我们宋庄了,人在焦作,长期在外边不能识别为贫困户。她家庭情况我了解,他闺女女婿是我侄子,她住的是砖房,不是危房。具体情况我要打电话问一下。”

对于村民举报会计亲戚办低保的问题,宋斌说,“他哥媳妇是残疾,我们办低保不能说村干部的亲戚不能吃低保。”

对于举报梅庄梅大红在新蔡经营贩猪卖肉生意,县城有房子,他母亲享受贫困户政策扶持,以单身汉梅建立名义在河沿盖房在河沿建房子问题;宋斌说,“梅建立是五保户,他没有宅基地,是梅大红奉献出来的地让他建的,人家在做好事。”

对于梅庄梅小春有小车和联合收割机,享受贫困户照顾问题的反映。宋斌说,“梅小春符合吃贫困,他父母有病,我们掌握的他名下没有(小车和联合收割机)。”



对于关志前反映孙子关晋哲二岁多时候患白血病,至今已近五年,花费数十万元,后续治疗还需50余万元的事实。宋斌说,“今年精准扶贫之后,我们县里都是按政策,不要说花五十万,只要花2万以上,我们是每户都登记的,不会落下一户的,他说的这些绝对不存在。”

对于举报人关红敏反映村委办公室已有两处,村领导11月4日仍强行占用有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承包地新建村办公室的问题。宋斌回应,“不是建村室,是建文化广场。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已经给他撤销了,下步走法律程序。文化广场必须建。他怎么不说他妈吃低保的事呢,还有在学校卖东西那一块呢(指关红敏母亲在本村小学校内经营一个小商店)?明天就不让她卖了。如果学校再让她卖,就让学校关门。”

对于村民反映村委领导哥哥宋辉,不符合享受贫困户,却利用危房改造机会,把在村委任职的弟弟老房扒掉,建起四间主房、边房两间和大门,直到被举报,宋辉的贫困户才被关津乡政府取消问题;宋斌说,“是七间房子。你可以落实调查。”

对于其他数十户村民或是反映该享受的低保、危房改造和贫困户没享受到;或是反映不该享受的享受了,宋斌都没有具体回答;他说,“关秀英的我记不住。我们有三千多人,998户,我不可能每户都摸清。”

对于记者提出的村民质疑贫困户、低保户和危房改造户名单信息没公开或公开不全一说,宋斌书记说,“我们有公示,我们每次公示都有记录,都有音像资料。”

而对于记者提出能否提供贫困户、低保户和危房改造户名单信息,宋斌称,“我们只听党委政府的。你可以和我们乡里联系,只要乡里领导同意,我们随时提供。”

采访结束之际,宋斌说,“精准扶贫,我给你说实话,在新蔡县谁也达不到百分百精准,新蔡谁也达不到这个水平。我这支部书记要求不高,能做到五五开都不错了。”
  • 上一篇: 河南省遂平县褚堂乡:村民土地在租赁期间遭遇强卖 其合法权益谁来维护
  • 下一篇: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1-2008 河南经济与法制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为 河南经济与法制 www.hnjjgc.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豫ICP备05002582号
    投稿信箱(E-mail):keguangz@126.com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添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