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政府 ·河南省人大 ·河南省政协 ·河南文明网
河南省重点新闻网站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风云人物 | 法制视点 | 消费权益 | 安全生产 | 百姓留言 | 记者观察 | 文化娱乐 | 医疗卫生 | 电子报刊
地市频道: 郑州 | 许昌 | 漯河 | 安阳 | 鹤壁 | 濮阳 | 济源 | 焦作 | 商丘 | 开封 | 三门峡 | 洛阳 | 平顶山 | 周口 | 驻马店 | 南阳 | 信阳 | 新乡
征稿启示  [2015年02月24日]
  位置: 河南经济与法制 >> 新闻 >> 新闻 >> 省内新闻 >> 正文
河南虞城骄人乡村治理成绩单背后的“微治理”
 更新时间:2016/12/15 6:14:35  点击数:9302
【字体: 字体颜色

    今年前10个月,信访量同比下降60%;侵财案件破案率,接近全省平均值的2倍;群众安全感排名,一下上升100余位,从全省倒数第十跃入先进行列……

  这份骄人的乡村治理成绩单,来自一个中部小县:河南商丘虞城。

  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地处豫、鲁、皖三省交界,矛盾纠纷多元,治安环境复杂,治理难度较大。但近几年来,群众的安全感、获得感却不断提升。

  成绩单背后,是虞城不断提速的“微治理”。关注群众的微需求,解决社会的微矛盾,监督身边的微权力,探索实用的微创新,这里的乡村治理变得更精细、更有序、更实效。

  微平台 300亩烧毁麦田获赔偿

  今年1至10月,河南虞城赴京、到省和来市、县上访量,与去年同比分别下降了64%、67%和60%、51%,还实现赴京“零非访”“零集访”的“双零”目标。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全国信访总量下降7.4%。

  虞城上访量如此大幅度下降,来之不易。在县委书记朱东亚看来,虞城搭建“微平台”、创新“微治理”,正是医治信访痼疾的良方。

  去年夏天,稍岗镇围店村发生了件大事。村西北高低压电线交会处,电线短路引发火灾,346.57亩麦田被烧,27户村民受损,直接损失近40万元。即将到手的全年收成化为灰烬,几十位村民聚集镇政府,情绪激动要求“给个说法”。

  稍岗镇司法所所长刘增平闻讯赶来,第一时间联系派出所、民政所有关负责人现场协同处理。三方会商研判,很快拿出方案:派出所定因,调查取证火灾事故原因、麦田烧毁面积和村民经济损失;民政所兜底,及时安抚受灾群众,帮助解决生活困难;司法所援助,为受灾村民提供法律服务,依法提起诉讼。

  这个方案一一回应受损群众诉求,让他们的情绪得到及时安抚,不再准备上访。最终,27户村民通过法院判决获得赔偿,风波顺利化解。

  在刘增平看来,司法所、派出所、民政所是平时与群众接触最多的部门,对基层的风吹草动最为敏感。如今“三所”联手发力,形成常态化机制,信访难题自然就好解决多了。

  虞城探索“微治理”,核心是搭建“两级联动、四方协同”的基层综合治理微平台:乡村两级联动,司法所牵头纠纷调解,派出所牵头治安防控,民政所牵头便民服务,镇纪委牵头监督“微权力”。

  原来各管一摊,如今同频共振;以前各部门唱“独角戏”,现在多部门打“组合拳”。

  朱东亚表示,虽是中部贫困县,但虞城在推动基层“微治理”方面却舍得投入,实现重心下移、权力下放、财力下倾、警力下沉。随着“微治理”提速,乡村“治理细胞”被激活,基层公共服务直达“神经末梢”,许多矛盾纠纷及时化解,一些老大难问题有效解决。

  微服务 首创平安险政府埋单

  自己不用交保费,丢失财物也获赔。天下能有这样的好事?

  今年夏天的一个深夜,一阵急促的狗叫声,把利民镇西关村的王银全老汉从睡梦中惊醒。他起身奔向羊圈,发现自己悉心照料的3只羊不翼而飞。老伴李瑞兰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这3只羊,可是老两口的命根子啊!

  “赶快报警”,闻讯赶来的邻居提醒。没几分钟,利民镇两位民警赶到,认真勘查现场、做了笔录,并告诉老两口保险公司会理赔。老两口半信半疑:没给羊上保险啊?

  第二天中午,村支书果真领着保险公司的人上了门,把1100元保险赔偿交到王老汉手中。原来是政府出钱投的保。王老汉热泪盈眶:“这项政策真好!”

  政府出钱,为辖区居民购买平安家园保险,正是虞城加强“微治理”、提升“微服务”的全国首创之举。

  三省交界处,治安环境复杂。在虞城农村,重大刑事犯罪不多,小偷小摸不少,侵财类案件尤为突出。以2013年为例,全县共立盗窃案件498起,仅破获24起。在虞城县群众安全感调查中,80%受访者将不安全原因归于盗窃问题。

  “小毛病带来大问题,小偷摸引发大意见。被盗财物数额不高,但对于某些贫困家庭来说,可能就是致命打击。我们下决心提升服务,攻克难题。”虞城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光华精准把脉。

  深入调研,精确测算,多方论证,数轮协调。2014年7月,虞城县委、县政府与人保财险商丘市分公司签订协议,试水平安家园保险。25个乡镇筹集保费89万元,免费为每户群众办理牛、羊、猪、粮食、电动车等家庭财产保险。

  一年后,效果初显。

  一方面,全县盗窃发案率大幅降低。就涉保类案件来说,该县站集、闻集2个乡镇还实现零发案。政府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群众安全感大幅提升。

  另一方面,尽管保险费率不到普通商业保险的1/10,保险公司仍然略有盈余。

  由此,政府、农户与保险公司实现三赢。

  2015年起,虞城增投平安家园保险费至98万元,把电动三轮车也纳入保险范围。

  抓住热点,聚焦难点,解决痛点。为群众提供立体化、多层次、有温度的“微服务”,是虞城推进“微治理”的重要一环。

  7月中旬的一天,利民镇薛小楼村的吕宝坤大爷急急忙忙到镇民政所求助。今年夏天雨水多,屋外大雨,屋内小雨,“感觉房子都快塌了。政府能不能帮着给修修?”吕大爷是名六级伤残复员军人。10年前老伴去世,他一人独居,靠优抚和低保补助过日子。

  “我们尽力!”镇民政所所长王万传一口应承下来。

  危房翻修救助涉及多个部门,以前仅靠民政所很难推动。如今“微服务”加大创新,实现联动式、组合式服务,扩展了空间、提升了效率。很快,由民政所牵头,召开了城管所、土地所等参加的联席会议。多方努力定点帮扶,吕大爷的这个夏天告别了漏雨。

 

微调处 99%矛盾化解在基层

  今年2月2日晚,离春节还剩6天,站集镇西北街村因一场车祸,差点变成“炸药桶”。

  车祸,源自邻里帮忙。

  这天,村民卢现伟的车坏在半路,打电话请邻居曹士军开车拉回村。不曾想天黑路滑,半路撞车,曹士军当场死亡,卢现伟被送去抢救。死者哥哥曹中建悲恸不已,叫来亲戚朋友几十人,想把尸体拉到卢家,“春节谁也别想过好”。

  村里火药味十足,令村委会主任路云十分担忧。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岳——站集镇司法所所长岳鸿杰。这位46岁的“全国调解能手”,从事民调18年,有高招、有妙招、有绝招,成功化解矛盾纠纷上千起。路云一边安慰曹家,一边赶紧请求老岳支援。

  第二天天刚亮,老岳就同派出所民警赶到村里。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想到,卢家坚持“宁可坐牢,也不赔钱”。老岳使出“撒手锏”,拿出一份交通事故法院判例,苦口婆心地劝导:“如果上了法庭,小卢不仅要坐牢,还要赔款。”终于,卢家慢慢软了下来。

  除夕那天,曹卢两家达成调解协议,卢现伟赔偿对方30万元,死者家人出具谅解书。“炸药桶”被彻底拆除了。

  “微调处”意味着什么?老岳这样理解肩上的责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矛盾不上交,化解在基层。

  “扁嘴鸭子改成鸡——硬磨嘴”。今年以来,虞城全县共调处各类矛盾纠纷1785起,调解成功1768起,化解率99%;防止民间纠纷转为刑事案件12件74人,防止群体性上访23起510人。

  畅通经脉,活血化瘀。作为“微治理”的重要抓手,“微调处”着眼村户小事,抓住矛盾关键,想方设法化解纠纷,把不安定因素消除在萌芽状态。

  一个老大难问题,在稍岗镇韦店集村张楼村小组拖了十几年。村里有家“金海”诊疗所一直未交租金,村民们意见越来越大。今年夏天,甚至有村民聚集,想直接动手拆掉诊所。

  怎么办?韦店集村公道会出面了。2015年,村里组织德高望重的老党员成立了公道会,建言献策、调解矛盾。蔡永良、张宏彬等公道会成员,一次又一次找诊所负责人孙金海谈心,还“打外围”做通孙父的工作。最终,孙金海与张楼村达成协议,诊疗所每年向村里缴纳租金850元,并一次性补缴租金1万元。

  人民日报社驻韦店集村第一支部书记时圣宇说,公道会就是村里的“小法院”“小人大”“小纪委”。公道会成立以来化解大小矛盾37起,实现了村内小事不出组、大事不出村。

  目前,虞城县乡镇、村人民调解组织建有率达100%,有人民调解员2268名,每个村均有类似公道会的调解站,绝大多数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

  微网络 视频监控布设“虞城天眼”

  “什么?我的生猪掉下来一头!”

  “是的,通过视频监控看到是从您的卡车上掉下来的。请原路返回,我们在站集镇等您。”

  10月13日下午,刘店乡卢营村村民卢广东开着装满生猪的卡车正准备上连霍高速。突然接到民警电话,简直不敢相信!取回丢失的生猪,他再三向站集镇派出所所长陈建松和民警致谢:“要不是你们,我这趟生意可就亏本了。”

  “虞城天眼”名不虚传。鼠标巡逻、探头站岗,小小电子眼、织大防控网。虞城投入4200万元,安装高清探头3788个,所有行政村、党政机关、重点单位、要害部位的安装率100%,农村沿路商户、住户、企业等自建探头1万多个。

  透过“天眼”,3小时,城关镇警方抓获盗窃手表和现金的嫌疑人,并牵出连环盗窃案;12小时,虞城县公安局启动命案机制,抓获杨阁村杀人嫌疑人;24小时,站集镇警方破获偷盗电动车案件,带破多起盗窃案;6天,城郊乡民警辗转两省三地,破获诈骗案……“天眼”发威,神速、精准、省人力,在线索较少的情况下,虞城县警方迅速破获了一桩桩大小案件。

  今年,虞城县利用监控系统破获刑事案件83起,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24名,破获交通肇事案件42起,侵财类案件的破案率接近全省平均值的2倍。

  依靠信息科技“微网络”,虞城“微治理”如虎添翼。“视频监控全天候全覆盖,网络媒介线上线下密切联动,织就虞城治安防控的天罗地网。”虞城县公安局局长余方生说。

  只用3天,木兰警务室警花范静利用自己的“警务微信群”,快速追查到犯罪嫌疑人踪迹。微信群里,大半都是辖区内的商户老板,掌握信息又快又多,成了发现可疑人员“第一哨”。

  今年9月初,警方监控捕捉到电动车电瓶盗窃案嫌疑人的清晰图像,范静将图像发到微信群里寻求配合。3天后,群里有人反馈,从网吧出来的一个男子很像。经追踪查实,该犯罪嫌疑人很快被抓获。

  拥有15万名粉丝的微博“木兰警小谢”,让木兰警务室另一警花谢馥蔓成了网红。

  在微博上,小谢开通“微寻人”“纳民意”“正能量”等栏目,铺设了一张线上防控网、服务网。据不完全统计,利用该微博警方成功抓获网上逃犯8人,追逃足迹遍布北京、江苏、山西等省市,还为群众寻人寻物40余次。

  微监督 300个清风箱专防“蝇腐”

  小官大贪,小权大腐。今年7月,发生在城郊乡宋小楼的村支书王广富侵占公款150多万元案件,震惊全县。

  在农村,村干部不是专职,不会全天值班。有的村干部因私外出,好长时间不在家。村民有事需要盖村公章却找不到人,时常耽误事;有的村干部品行很差,用足手中小权力吃拿卡要,群众十分不满;还有的村干部胆大包天,截留善款、贪污腐败,影响极坏。

  “村干部是小官,掌握的权力也微乎其微。但吃拿卡要、雁过拔毛、小官大贪,影响很坏,不光损害群众利益,也损害党的形象。我们对此高度重视,全力防止‘蝇腐’。”虞城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张卫东表示。

  就这样,“清风箱”亮相虞城,“微权力”被放进“箱子”,成为推动“微治理”的又一利器。对“微权力”的监督延伸到最后一公里,净化了基层政治生态,规范了身边权力,方便了群众办事。村民反映最强烈的“公章腐败”问题,也迎刃而解。

  “自从有了清风箱,咱村办事真容易!不见村干部,不用打点谁,事情就能办好。”李老家乡刘庄村村民刘九红深有体会。

  刘九红的儿子在外地上大学,申请贫困生救助需要村里盖章证明。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需要盖章的证明材料投入清风箱。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刘九红就接到村印章管理员的电话,很快就拿到了盖好公章的证明。

  李老家乡最早试点清风箱。乡长刘金良说,“清风箱”每天定时开启。村民有需要盖章等事宜,可直接把材料投到箱里,管理者办完后及时放回。“小小一个箱子,现在成了村务平台,既规范了印章管理,也规范了村干部的权力。”

  在城郊乡郑庄村,《公章使用公开承诺》与清风箱并排贴挂在墙上,上面对公章使用、办事时限等规定得很是明确,并附有服务电话和举报电话。清风箱如果长期不开,或村干部不及时办理投入箱内的诉求,村民可以拨打电话举报。

  截至目前,清风箱在虞城25个乡镇试点推广,全县已设300多个,设置率超过30%;通过清风箱,为村民办实事1505起,收到合理化建议24条。预计今年底清风箱的设置将达到50%,明年初实现全覆盖。

  (记者 吴 兢 龚金星 李林宝 朱佩娴 李 翔)

  • 上一篇: 西峡国税专题安排部署党风廉洁建设工作
  • 下一篇: 太山庙乡 扶贫工作“回头看”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1-2008 河南经济与法制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为 河南经济与法制 www.hnjjgc.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豫ICP备05002582号
    投稿信箱(E-mail):keguangz@126.com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添加文章